很抱歉继续执笔就写出这么黑暗的东西。

由于本人精神状态问题,这篇文章会十分凌乱,并且不会一蹴而就,请注意后续更新。

本文章rev.1成文于2021.7.17。

rev.2 修订于2021.7.18。


我的状态每况愈下。

自从4月23日开始,即我的朋友尝试跳河自杀开始,我的状态就越来越不好了。

后面的做梦做到自杀,或者是和同学们的每日一吵架,都让我越来越怀疑我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必要性,换句话说——我还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吗?

我给出的答案是——我是一个试验品,试验人的极限抗压的试验品。我已经失败了,失败了,彻底失败了。所以我也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了。

我不是没有希望,不是没有目标。我从何同学的5G视频起就做好了BUPT的远大目标,并且时时回想起。我为什么想放弃,是因为眼前的失望已经盖过了希望。

真的,我现在很想处好和同学、老师、或是父母的关系,但是我感觉我做的都是徒劳——我已经从心底做出了Reject所有内容的Firewall规则——我会认为所有人,他们的每一句话,都有可能是在变相嘲笑我…

这件事情,还要追溯回小学时候,今就暂且不谈。


这里结合一下我的两个Something_Thinking做一下分析——

我很想脱离小学的那种窒息的环境(Diary-〇),但是我失败了。

因此,我不得不再次调用起我小学的记忆,开始排斥,开始…(Diary-Untrusted

后面,2020年11月份的一件事情,让我更加觉得我是被排斥的。(这件事情我具体不想谈了。如果想知道请上Telegram找我。)

后面我就回到了,那副“人模鬼样”……


我现在很惭愧,毕竟我曾经标榜能够理解他人,但是当他们真正做出来的时候我却无法理解…

我同样有一种无力的感觉,希望能够挽救点什么,但是最终 却于事无补……


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自残,但是我现在上课的时候却总是会用圆规去扎,或者划过去。虽然没真正扎到肉里,但是我看也快了。


真的,我把我右手桡动脉画出来的唯一原因,就是提醒我——我还活在世界上。要不然,身边的一切都无不在将我驱赶出这个世界。


我想寻求帮助啊。我绝对想。

但是我父母一直认为——我没病。

…没用了。没用了,我没希望了…


至少有人愿意关心我,这是好的。

但我不知道,我能不能走下去。


我现在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了。

现在我会莫名奇妙在任何时候呻吟,甚至连圆规都抓不稳了…

希望不是什么病吧。


这个暑假,我能调整好,那就相安无事

调整不好,那只能走向另一条路,另一条路…


这让我想起来我的那条酷安动态——“来到互联网的原因是那么相似,又那么不类似”

为什么沉迷网络?为什么?

因为他们在现实中已经没有什么地位了,他们只能去网络寻找他们本应该拥有的地位。


关于我想成为mtf这件事情,我不想多说。毕竟从小学起我的外表就经常会被认成是女孩子的说。


这么零碎写了这么多,应该没人会看完吧。先这样吧。


2021.7.18更新。

致XFox:

很抱歉给你带来不好的体验,这是我的问题。
实际上我的这种状态已经很久了,你可以联系lijiakai(在 https://blog.lijiakaijun.cyou/about/ 有他的信息)了解更多。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成这样,如果我知道我也不至于是现在的样子了。
就补充这么多吧。

对给你造成不好的体验感到抱歉。